• <tr id='4mfLaqmZ'><strong id='4mfLaqmZ'></strong><small id='4mfLaqmZ'></small><button id='4mfLaqmZ'></button><li id='4mfLaqmZ'><noscript id='4mfLaqmZ'><big id='4mfLaqmZ'></big><dt id='4mfLaqmZ'></dt></noscript></li></tr><ol id='4mfLaqmZ'><option id='4mfLaqmZ'><table id='4mfLaqmZ'><blockquote id='4mfLaqmZ'><tbody id='4mfLaqmZ'></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4mfLaqmZ'></u><kbd id='4mfLaqmZ'><kbd id='4mfLaqmZ'></kbd></kbd>

    <code id='4mfLaqmZ'><strong id='4mfLaqmZ'></strong></code>

    <fieldset id='4mfLaqmZ'></fieldset>
          <span id='4mfLaqmZ'></span>

              <ins id='4mfLaqmZ'></ins>
              <acronym id='4mfLaqmZ'><em id='4mfLaqmZ'></em><td id='4mfLaqmZ'><div id='4mfLaqmZ'></div></td></acronym><address id='4mfLaqmZ'><big id='4mfLaqmZ'><big id='4mfLaqmZ'></big><legend id='4mfLaqmZ'></legend></big></address>

              <i id='4mfLaqmZ'><div id='4mfLaqmZ'><ins id='4mfLaqmZ'></ins></div></i>
              <i id='4mfLaqmZ'></i>
            1. <dl id='4mfLaqmZ'></dl>
              1. <blockquote id='4mfLaqmZ'><q id='4mfLaqmZ'><noscript id='4mfLaqmZ'></noscript><dt id='4mfLaqmZ'></dt></q></blockquote><noframes id='4mfLaqmZ'><i id='4mfLaqmZ'></i>

                中老年人的“候鸟式过冬”越来越新潮

                哈尔滨新闻网

                2018-12-12 19:17:15

                过去流行参团去海南度个假现在单飞南方各地过慢生活中老年人的“候鸟式过冬”越来越新潮

                每到12月,杭州市民潘涤就开始留意海南的机票价格和短租公寓租金。

                “起码提前一个月预订,才能保证订到合适房源。”他的这些准备,是为了让父母能够去海南度一两个月的假期,过个暖冬。等春节的时候,他还要带着妻子和孩子,飞去海南和父母团聚。

                在浙江,让老人去南方过个暖冬,这样的度假方式已经火了很多年。业内很形象地把这批以中老年人为主力的玩家称为“候鸟族”。不过近几年,“候鸟”玩法更潮了,目的地更多,买房的更多,也凸显了浙江冬季旅游市场所面临的新形式与新机遇。

                杭州一户“候鸟家庭”自述:

                从短租客变成半个本地人

                海南西南部的东方市,是潘涤父母亲自相中的“候鸟旅居地”。这是一座位于海口与三亚之间的城市,物价较低,气候适宜,居住环境也不会潮湿,每年冬天都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候鸟族”。

                潘家的“候鸟”式过冬已经有十几年了。最初他们去海南纯粹是旅游,住酒店,逛景点。“性价比不高,最早在三亚过春节,酒店一间一晚要2000元左右,我们一家人订两间房,住一周左右,房费就得28000元左右。”

                到了2012年前后,携程、途牛、蚂蚁等平台纷纷上线了海南当地的短租公寓,潘家成了首批尝鲜的。“当时春节前后,在三亚的好地段租间三室一厅的房子,大概每月16000~18000元;海口要便宜一些,每月13000~15000元。比起以前住酒店,短租性价比好多了。”潘涤的想法也得到了父母的认同,老人们觉得,去海南本来就是为了找个暖和的地方度假养生,像原本那样只住一星期酒店算哪门子过冬?于是,短租成了一家人青睐的新模式。

                年年要当“候鸟”,潘涤也希望替老人找个更稳定的住所。于是,2014年一家人在海南西南部的东方市购置了一间约80平方米的公寓。

                打这以后,潘涤的父母来海南过冬就更恣意啦,老两口通常一住便是两三个月,等熬过了浙江湿冷的寒冬才踏上返程。“杭州飞到海口美兰机场,然后在机场枢纽的美兰高铁站转乘动车,差不多2小时能到东方。”潘涤说,现在更轻松了,他只要替父母买好机票、火车票,两位资深“候鸟”早已自己“迁徙”。

                潘涤还说:“我摸底过了,小区里还有不少和我们想法类似的杭州老人,大家经常一起买菜、散步、打麻将。”随着旅居成为了“候鸟族”的常态,老人们也逐渐习惯了用本地人的生活方式,享受当地的度假生活。

                一位杭州旅行社老总:

                以前组“候鸟团”现在玩“单飞”

                从住酒店,到海口、三亚的短租房,再到东方的购置公寓,潘涤一家的“候鸟”之旅变了好几种方式,也换了N个目的地。

                近几天,杭州新世界国旅总经理许敏和公司的中老年旅游部也在思考这个市场走向,毕竟他们要带的“候鸟”不只是飞往海南,有的还想飞广东、福建、广西等地。

                “我们从2002年开始做‘候鸟团’,那时候游客主要飞的目的地是海南的海口、广西的南宁和巴马等地。”许敏说,“候鸟团”在旅行社业务中兴起的原因很简单,当时绝大多数游客的需求就是去暖和的南方,过个吃住行不用操心的冬天;而旅行社为他们挑选的目的地,物价相对不贵,性价比很高,对于游客和组团社来说都是节省开支的亲民去处。

                但是,从2012年开始,许敏的“候鸟团”却是越做越少。

                “一方面,传统旅行社和OTA的资源对称性越来越高了,短租和交通票务,游客通过网络平台就可以预订,不需要再经旅行社这一手了;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老人也开始偏好自由度、体验度更高的旅行,不跟团游、不吃团餐,而是在自己喜欢的地方短租,甚至买房长住,都是享受冬季度假生活的好方式。”

                即便面对眼前的不利因素,许敏依然很清楚,当前社会老龄化的加剧只会让“候鸟族”人群愈发庞大,只要抓住客群的消费爱好,旅行社依然能在“候鸟旅游市场”上分到一杯羹。

                “我们也做过市场调查,当前海南依旧是很多游客过冬的首选,接近‘候鸟旅游市场’的四成,可目的地却越来越分散,原本大家主要在三亚、海口,现在逐渐也转向琼海、五指山、东方等地。”许敏介绍,近年,广东的珠海、深圳、佛山、顺德也成了新兴的目的地,享受美食和陪伴在粤工作的子女,是这部分“候鸟”老人挑选当地的主因。

                业内旅游专家分析:

                “候鸟族”变迁体现了消费升级

                “候鸟族”的迁徙模式变化,实则反映旅游者的消费心理的成熟化。

                浙江省旅游职业学院副教授金涛分析:“在消费上,这批中老年为主的游客不再一味地追求低价游,而是对整体环境、服务品质更看重;在旅游目的上,他们也厌倦了走马灯似的景点观光游,开始以休闲养生、愉悦心情为主要旅游目的;在旅游时间上,他们更加理性,懂得选择错峰往返,12月以及春节过后是旅游淡季,度假环境都会比较宽松,服务品质都会更加有保证。”

                结合我国发展全域旅游的大背景来看,目前中国游客的冬季旅游市场上健康旅游、冰雪旅游是主题,伴随着各地旅游环境和基础设施改善,人们不再只能选择景点旅游,像潘涤的父母那样,更多“候鸟族”能够选择慢下来、住下来。

                “当然,浙江不少地方也在深耕冬季旅游市场的产品,比如武义、磐安的温泉旅游产品,不仅配套的设施日渐成熟,体验的项目也越来越多,服务体系越来越完善。”

                叶晨

                叶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