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4mfLaqmZ'><strong id='4mfLaqmZ'></strong><small id='4mfLaqmZ'></small><button id='4mfLaqmZ'></button><li id='4mfLaqmZ'><noscript id='4mfLaqmZ'><big id='4mfLaqmZ'></big><dt id='4mfLaqmZ'></dt></noscript></li></tr><ol id='4mfLaqmZ'><option id='4mfLaqmZ'><table id='4mfLaqmZ'><blockquote id='4mfLaqmZ'><tbody id='4mfLaqmZ'></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4mfLaqmZ'></u><kbd id='4mfLaqmZ'><kbd id='4mfLaqmZ'></kbd></kbd>

    <code id='4mfLaqmZ'><strong id='4mfLaqmZ'></strong></code>

    <fieldset id='4mfLaqmZ'></fieldset>
          <span id='4mfLaqmZ'></span>

              <ins id='4mfLaqmZ'></ins>
              <acronym id='4mfLaqmZ'><em id='4mfLaqmZ'></em><td id='4mfLaqmZ'><div id='4mfLaqmZ'></div></td></acronym><address id='4mfLaqmZ'><big id='4mfLaqmZ'><big id='4mfLaqmZ'></big><legend id='4mfLaqmZ'></legend></big></address>

              <i id='4mfLaqmZ'><div id='4mfLaqmZ'><ins id='4mfLaqmZ'></ins></div></i>
              <i id='4mfLaqmZ'></i>
            1. <dl id='4mfLaqmZ'></dl>
              1. <blockquote id='4mfLaqmZ'><q id='4mfLaqmZ'><noscript id='4mfLaqmZ'></noscript><dt id='4mfLaqmZ'></dt></q></blockquote><noframes id='4mfLaqmZ'><i id='4mfLaqmZ'></i>

                铁路桥上38年“父子情”

                哈尔滨新闻网

                2019-01-30 16:44:13

                字体:标准

                作为联接首都北京和大西北的重要通道,这座京包线上最长的钢梁大桥承载着重要的铁路运输任务。

                为了保障铁路的安全畅通,一代代铁路桥梁工每天都对大桥进行悉心的检查和保养,日复一日,寒来暑往。在这其中,一段守桥父子情的故事感染了无数铁路人,这对父子守桥人也在38年间接力为旅客保驾护航。

                在京包铁路康庄站至狼山站之间,京包铁路88号桥(又名妫水河大桥)横跨官厅水库。

                修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妫水河大桥旧桥全长663.4米,横跨官厅水库。大桥所在的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冬季高寒,湖面结冰,由于修建时未考虑冬季水库静冰压力,曾多次发生静冰压力将大桥桥墩挤断的险情,中断铁路行车。为保障行车安全,铁道部于1995年在该桥下游30余米位置修建新桥——妫水河特大钢梁桥(图中左二),1997年底建成通车。旧桥同时报废,只保留桥墩(图中左一)作为战备应急。

                年过七旬的马建忠曾担任老京张铁路妫水河桥梁工澳门赌钱网址区工长。老马1978年调入张家口工务段,负责维修保养妫水河大桥旧桥。“每年冬天的破冰是工区一年中最辛苦的工作。”站在旧桥桥墩前,老马对他20年的桥梁工生涯记忆犹新。“西北风刮在脸上,跟刀子割一样,耳朵冻伤那是常事。”妫水河大桥地处风口,常年刮五六级大风,尤其是冬季数九寒天,寒风刺骨。

                离大桥不远的一间小屋曾是老马工作时的休息间。“有床,但不能睡,必须保持清醒,顶多坐着歇会儿。”老马说。为保障列车冬季行车安全,每年11月中旬到次年3月中旬,老马和工友们每天都采取人工炸冰、空压机打压吹风和破冰船破冰相结合的方式给大桥桥墩破冰。

                马立明是马建忠的独子,2000年退伍后被分配到张家口工务段工作,追随父亲的脚步,成为了妫水河桥梁工的一员。与父亲不同的是,马立明负责妫水河大桥新桥的维修养护工作。

                一月的妫水河已经封冻,桥面的铁轨和两旁的钢架结构让形成一条风道,桥上寒风凛凛,马立明(左二)和工友们就在这“风道”里开始了一天的维修养护工作。工友们大都知道马氏父子的守桥故事,所以即使马立明今年已经40岁,还总是被称呼为“小马”。“还有比我岁数小的,也叫我‘小马’,听习惯了,也就没啥。”马志明说,“我个子矮,干活的时候就多跑两步,正好能暖暖身子。”

                马立明所在的桥梁工工队有十余名工人,每天要一起从大桥最南端走到最北边。作业分工明确,有人携带道尺负责丈量铁轨间距,有人携带扳手负责检查螺栓是否拧紧,有人用工锤敲打铁轨凭回音检查铁轨质量,有人用望远镜观察桥梁上方的螺栓,还有防护员携带信号旗负责维护工人安全。大家互相配合,互相帮助,共同走好这段近1公里的铁道桥检查路。

                韩建军(右一)曾和马建忠一起干活。韩建军回忆道,“以前可比现在苦,设备落后,气候也更差。现在好了,设备上来了,年轻人也更能干了。”

                马立明(右一)手持工锤敲打铁轨,根据传来的回声检查螺栓是否松动。

                24岁的汪佳伟手持望远镜检查桥梁上方螺栓是否拧紧,避免螺栓松动。

                马建忠退休后经常到妫水河大桥旁看望儿子。得知父亲来了,马立明在工作结束后快步走向父亲。工作之余,妫水河大桥是马氏父子最常聊的话题。“每天下班我也会和父亲聊聊工作上的事,父亲经常和我讲桥梁工作中每一个细节的重要性,遇到什么难题我也会让父亲帮我分析。”马立明说。在父亲和工友的帮助下,马立明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桥梁工,还被任命为工区班长。

                马建忠(右二)探望儿子马立明(左一)和他的工友。韩建军(右一)和先后和老马小马共过事,“那时候,老马是我的‘师父’。”韩建军见证了小马一步步继承老马的衣钵,现在也成为了小马的‘师父’。 “当年老马手把手毫无保留地教我技能,后来我又把这些经验全部教给了小马。”韩建军说。

                说是来看儿子,但其实马建忠更想来看看那个曾经“陪伴”他20年的旧桥。“我就觉得它(大桥)像个朋友似的。”马建忠说。尽管旧桥现在只剩下桥墩,但马建忠依然很怀念在妫水河大桥上奋斗的日子。

                据张家口工务段宣化桥梁车间支部书记何新成介绍,该工区负责桥隧设备养修、临时性检查和周边环境安全巡视等工作,对养修任务完成的质量和兑现率负责。马立明所在的工区每月需对管辖范围125座桥梁、97座涵渠等桥隧涵设备进行一次全面安全巡视,重点对钢梁桥明桥面状态不良、线间漏砟、限高防护架被撞、人行道板、栏杆丢失等影响安全的设备问题进行巡视检查。对桥梁附近有易燃易爆物品、桥梁上下游挖砂、拦河筑坝、桥梁邻近堆载、桥下违章建筑、上跨设备坠物隐患、桥上广告牌和声屏障脱落等隐患进行巡视。换言之,工区每年至少要徒步行进上千公里,来保障管辖区段的行车安全。

                妫水河大桥南侧1.6公里处,国内首例适用于350公里时速有砟轨道高速铁路的钢桁梁铁路桥——京张高铁官厅水库特大桥——正在建设中,预计将于今年通车。未来,马立明和工友们将担负起更多、更艰巨、更复杂的维修养护任务,同时也将把京张铁路上的詹天佑精神一代代传承下去。

                文/摄:中国网记者吴闻达 赵超通讯员刘文龙栏目:世相
                责任编辑:哈尔滨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